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用户 广场 搜索 我的社区
全部 三国志—陈寿 三国演义—罗贯中 三国志游戏 三国杀 三国游戏

电视剧三国演义里短篇 | 橙园奇事电视剧三国演义里

三国小迷妹
发表于 2021-02-27 23:21:17
图片来自收集

相传东国都郊有座隐于雾中,无际无际的山峰,昔时一仙人途经此山,酒瘾爆发,占有此山的一条小白龙献了一瓶果子酒给仙人。

仙人大喜,收了这条白龙为徒,传予修仙道法。并将此山唤叫“灵龙山”,小白龙修成人去世后,自称“二心法师”。

这日清晨,二心法师翻完仙人所赠的那本道书,将道书放到桌上,猛然想起仙人那句“修行,除了要功亏一篑,还需增广履历。”的临别之语,不禁自言自语道:“恰似良久不下山了,不知山下如今是何天气,也好,下山瞧瞧去,长长见识也好。”

他是飘逸任性之人,说走就走,把道书放进袖中,背着双手,漫步往山下走来。

山道峻峭,两旁树木龙马肉体,枝繁叶茂,有些老树的绿荫拆穿困绕了整条道路。

日子已经近十月,山道旁长满了金色木犀,黄色菊花以及红色茶花,林林总总的花朵争奇斗艳,好不凋敝。小溪旁的桃树长满了粉中带白的蜜桃,个个重大颇为,让人见了垂涎三尺。

天气极好,金乌在天上俯首挺胸地大笑,阳光透过树叶的裂痕映射在小溪上,溪水清亮,泛出金色涟漪,溪里的红色鲤鱼追赶着青色小虾。溪旁有多少头玄色麋鹿正低着脑壳喝水,竖着的耳朵摆布晃动,一听声音,赶快四散着跑开。

二心法师走在山道之上,见着这些美景,顿觉惴惴不安,气息畅通,今日里道书上一些悟不透的关键关键即将豁朗爽朗,他边走边想,怪不患上仙人临走时交接不可只是去世背道书,还应多走多看,看来这趟下山应会受益匪浅。

他约莫走了一个光阴,并吞山下,顺着小溪的方向往前走,又走了半个光阴,发现前方有个小镇,镇上有条坦荡小道,小道两旁的小屋连墙接栋,屋边杨柳星罗棋布,今日恰正是赶集的日子,镇上行人冷凋敝清,人烟鼎沸,店肆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极为凋敝。

二心法师在山中清心寡欲地生涯多年,从未见过山下这般凋敝天气,带着好奇,走进了小镇。

小镇小道由南向北,商铺密集,极为凋敝。小道最前是猎户们叫卖野味的摊位,有卖野狐,野鹳,山鸡,鹿茸以及野猪肉的,种种野味琳琅满目,烦不胜数,猎户们大概况是爽快人,不喜讨价讨价,装着野味的竹笼前都标注了价钱,明买明卖,童叟无欺。

接下来是发售果子的摊位,售卖种种沙塘冰雪冷丸子,生淹水木瓜,梅子姜,金丝党梅,香橙元,糖荔枝,糖葫芦,这排摊位最受小孩喜爱,摊位前站满了带着孩童的行人。

再往下是林林总总的小吃摊,有卖鲨鱼两熟,乳炊羊,荔枝腰子,生炒肺,金丝肚羹,以及垂丝羊头的,最有特色的是一排河鲜摊位,有炸冻鱼头,炒蛤蜊,紫苏鱼,炒蟹,炸蟹等时尚河鲜小吃。

二心法师是灵龙修成人身,原本就喜爱种种海河鱼鲜,见到这排小吃摊位前三三两两,不觉感应饥肠辘辘,便背着双手走上返回,豫备找个摊位大快朵颐一番。

偏偏目之所及,一壁“蟹酿橙”的迎风旗帜映入视线,他抬手摸着眉毛轻声道:“蟹酿橙?螃蟹以及橙子若何做成小吃,幽默幽默。”说完走近这家摊位,坐到位子上,细细端详起摊主若何烹制这道幽默的河鲜。

摊主是位七旬老人,慈眉善目,须发全白,个头不高,有些驼背,脸上带着匠人特有的子细神色。只见他从筐里挑出一个又大又黄的熟橙,用刀削去顶部,剜掉橙内的果肉,留下少许橙汁,而后从蒸笼里掏出已经蒸熟的螃蟹,本领熟练地用小刀将蟹肉蟹膏挑出,填充到橙子外部,接着用适才削去的橙子盖重新盖上,放入小甑内,小甑里早已经填满了米酒,白醋以及水,最后将小甑放入蒸笼,快火蒸熟。

他制作蟹酿橙的本领极为纯属,一下子就能制做一甑,让人歌颂。

摊主身旁站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应是他的孙女,样貌秀气,主要负责为西崽端送小甑,为摊主打激入手。她见二心坐到摊前,赶紧将碟筷以及小甑放到二心眼前,二心闻到小甑内螃蟹以及黄橙相辅相成的香味,赞道:“好香。”说完掀开小甑,用筷子夹起橙内的蟹肉蟹膏,蘸点小碟内的醋以及盐,放进嘴里,感应如统一朵苦涩的菊花在口中逐渐绽开,闭眼细细品味,禁不住再次赞道“黄中通理,苦涩失宜,真是人世鲜味。”

摊主的孙女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痴痴地望着眼前目今这位面容如玉,白衣胜雪,长发披肩,丰姿闲雅的令郎,心中悄然叹道:“人世怎会有如斯美不雅的女子,彷佛从画里走进去艰深,闭目皱眉都使人感应盛意疼。”

“小清,看甚么看患上那末着迷,连你黄爷爷来了也不打召唤?”只见一位年约七旬,皱纹满脸的老者,拄着根手杖,晃晃动悠地坐到了二心身旁,对于着摊主的孙女玩笑道:“过完年你也十七了,看来也到了你爷爷给你找夫婿的年纪了。他若是不上心,你黄爷爷帮你找个如意郎君若何?”

唤作小清的丫头刹时红了面容,宛如刚长熟的苹果,娇滴葱绿,妩媚可人。只见她从蒸笼里拿出一甑蟹酿橙,放到老者眼前,轻声道“黄爷爷莫开小清玩笑,否则之后小清再也不理您了。”

“哈哈哈,咱们小清长大了,会怕羞了。好好好,黄爷爷不开你玩笑。”老人笑道。

“老黄头,今日仍是吗?”摊主放入手中的活,拿起桌上的抹布,擦了擦手,笑着问。

“仍是仍是,好些日子没跟老哥你喝一壶了。”

摊主笑着从桌下拿起一壶酒,笑道:“二十年的女儿红,今日咱们不醉不断。小清,把打烊的牌子挂下来。”

小清递以前碗筷以及羽觞,嘟喃道:“这么早就打烊啊,真是两个老酒鬼。”

二老相视,圆滑一笑。

二心适才品味完那甑蟹酿橙,正闭目回味。那老摊主把羽觞放到他眼前,笑道:“这位令郎丰姿卓雅,不想也是饕餮中人,是否赏脸一起喝一杯。”

二心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羽觞以及带着笑颜的两位老者,眨了眨眼睛,用手挠了挠眉毛,拱手道:“既然是二十年的女儿红,那小生就恭顺不如屈从了。”

黄老头提起酒壶,往三个羽觞里斟酒,待羽觞斟满,他放下酒壶,拍了下桌子,高声笑道:“邂逅不如偶遇,今日既然有缘,咱们这第一杯干了。”

二心以及摊主举起羽觞,连说甚好甚好,碰杯后三人一饮而尽。

小清望着三人饮酒模样,轻声叹道:“这位令郎长患上这般美不雅,原想是个不近人情的墨客,没曾经想居然也是个酒鬼,唉。”

二心听后,倒也不烦恼,莞尔一笑。

却是摊主放下羽觞,笑骂道:“小丫头片子懂甚么,大碗吃肉大口饮酒方乃女子汉本性。之后你若是嫁个滴酒不沾的女子,有你苦果子吃。再说我也不允许。”

黄老头又举起羽觞,对于摊主道:“老白头,这小清若是嫁个不饮酒的女子,就没人给你买酒喝了,你尽管不允许拉,哈哈哈。不外冲你这句话,我敬你三杯。”二老碰杯后又连干三杯,却是英气。

二心在灵龙山上孤身修道,未然十多少年未曾经与人往来。今日下山,偶遇这两位豪爽幽默的老人,情绪爽快颇为,便与二老开怀痛饮起来。

觥筹交织,酒过三巡。

二心乃白龙修炼而成,饮这人世之酒就如饮水艰深,神色巩固,反倒越喝越是昏迷。二暮年纪已经大,不胜酒力,未然有些微醺。

只见摊主大着舌头问道:“老黄头,你那橙园是否有找人去看一看,我这摊子用的不是你橙园里的橙子,总感应少了那一点点滋味。”

老黄头颔首道:“找了临近好多少个驰名的僧人以及羽士,刚开始都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患上道高人,特意降妖除了魔,确定是马到功成,未曾经想人一进我的橙园,全都损失了倾向,哀呼一声,都被脱个精光扔了进去。想来,我那橙园只能被那些妖怪并吞去了。”

二心放下羽觞,望着老黄头道:“黄老丈,你家的橙园进了妖怪吗?”

老黄头叹了口吻,也不接话,端起羽觞,喝起闷酒。

摊主往二心的羽觞里斟满了酒,轻声道:“这位令郎有所不知,我做这蟹酿橙的生意,质料最为紧张,螃蟹需别致肥沃,橙子要酸甜多汁。老黄头原本自己经营着一个橙园,外头的橙子个个丰满多汁,酸甜失宜。我这摊子最喜爱用他家的橙子。只是多少个月前,不知是哪里来的妖魔,占了他家的橙园,现如今他家橙园里满是黑雾,人一进橙园,就辨不清西北西北,还会被敲晕脱光了扔进去。”

二心点了颔首,用手摸着羽觞的杯缘,皱了皱眉头道:“原本如斯。”

“说句瞎话,我原本也不放在心上,心想找个强人异士,把妖怪赶出橙园就好。没想到那妖怪颇为强烈,也不知有多少只。我找遍了十里八乡驰名的捉妖师,居然不一个能在橙园里待满一个光阴。唉,不知何方高尚阿?”

“这有何难。”二心法师莞尔一笑,将杯中琼浆一饮而尽,笑道:“偏偏小生略懂一些法术,二位老丈可带我返回,我跟那妖怪实际一番,让它将橙园还给黄老丈便是。”

二老瞪大着眼睛望着二心,老黄头想了想,以为二心是酒壮人胆,苦笑道:“多谢令郎盛意,只是这橙园里的妖怪简直强烈,不是不才对于令郎的法术不耽忧,只是那些成名多年的捉妖师都败下阵来。为令郎清静思考,仍是莫去的好。”

摊主点了颔首,道:“都怪我这老儿多嘴,令郎莫见责,咱们仍是饮酒吧。”

二心偏远一笑,双指一点,将杯中酒水用灵气吸出,幻化成一条活锐敏现的酒龙,只见这酒龙在桌上长叫一声,嗖的一声飞入云中。

须弥间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彷佛有一条云龙在天上翻着落舞,笔直盘旋。二心用手一挥,乌云散去,阳光重回人世,那酒龙从云间穿梭而回,化做酒水点入羽觞。二心端起羽觞,将琼浆一饮而尽,道:“二位老丈以为若何?”

二位老人望着二心,默不做声。小清呆呆地望着他,口中喃喃道:“我就说天下间哪里来这么漂亮的令郎,原本是个仙人下凡。”

老黄头缓过神来,拉住二心的手,急道:“令郎真乃活仙人,我这就带令郎去我的橙园。”

摊主对于小清道:“丫头,等下你操持一下摊子,我以及你黄爷爷带这位令郎去橙园捉妖。”说完回偏激来,对于二心问道:“对于了,适才以及老黄头惠临着饮酒,还未请示令郎尊姓台甫?”

二心挠了挠眉毛,轻声笑道:“不敢,不才姓一,单名一个心字,二位老丈可叫我二心,或者是小一。”

“哦,原本是二心巨匠。”老黄头拱手道:“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个患上道高人,等下还需要您动手相助。二心巨匠,我府里备有银两,等您捉妖后,自当酬谢于您。”

二心站起身,摆了摆手道:“这倒不用,俗话说患上好,路见不屈,自当拔刀相助,更况且咱们三人一见倾心,算起来也是酒友吗。您老若是感应过意不去,等捉完妖后,请我喝顿酒就行。”

老黄头以及摊主赶紧颔首称是。摊主交接了小清多少句,便以及老黄头带着二心并吞了湖边的黄家橙园。

橙园在大湖的北岸,湖水海浪不惊,宛如镜面艰深,整片整片的橙树延着湖岸不断紧锁到联缀的小山脚下,山下以及山上都种满了银杏树,橡树以及樟树。

原本是一片宜人的湖光美景,只是橙园内黑雾密布,电闪雷鸣,让人感应诡异颇为。

二心偏远一笑,轻声道:“雾锁雷雨阵,道藏有云,雷不终朝,骤雨不可终日。孰为此者?乾坤乎,乾坤尚不能久,而况於雷雨乎?能祭出此阵的,想来还不用定是只妖怪。”说完,扬手一挥,只见他周身泛起白光,偏远步入橙园。

二心逐渐步入橙园,也走进了橙园内的“雾锁雷雨阵”。站在橙园外往里看时,全部橙园被黑雾拆穿困绕,颇为诡异。

走进橙园后,二心目之所及都是浓雾,整片橙园灰蒙蒙一片,耳朵传来不远处电闪雷鸣以及滂沱大雨之声,头上时不断会有惊雷响起,身旁周围闪电密布,若不是二心用灵力将周身护住,早已经被雷电击伤,更遑论驱妖降魔。

二心从袖间抽出绿笛,抵在唇间演奏,曲音高深广漠,联缀悠长,略带荒原肃杀之气,在橙园内穿透震颤,方正而威慑四方。

随着笛音越来越响,二心周身的光圈越来越广,逐渐开幕眼前目今黑雾,只是光圈到了离二心约十丈之处,就无奈再逼退黑雾一步。

“怪异了,仙家破阵曲居然不中用。”二心放下绿笛,左手摸着下巴,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雾锁雷雨阵乃仙家阵法,道藏有云,雷雨来自隐雾,破雾可去雷雨,我用名正言顺的破阵曲居然驱不散这浓雾,莫不是我的法力以及这方正的破阵曲不同拍。不同过错,眼前目今这阵法彷佛有些不三不四,按说雷雨阵是仙家用来镇守山门的,杀伤力并不强。而眼前这阵法不光雾浓,且雷电频现,彷佛排阵之人火候未到,用了仙家废物作为阵眼。好,就让我找出这阵眼地址。”

二心拿定主张,再次将绿笛放于唇间演奏。这次的笛声再也不荒原肃杀,高深广漠,而是宛如淡淡烟雨,含蓄含蓄,随着笛子与嘴唇的振动,笛声越来越是辽阔无际,越来越是飘逸飞腾。

笛声环抱瓜葛着橙园内的一粒粒沙石,一株株橙树,一颗颗黄橙,一片片绿叶。这些物资所具备的那一缕缕元气,都被二心的笛声所牵引,在笛子周围环抱瓜葛舞动,最后化做多少条银色的小龙,往橙园深处飞翔而去。

过了约莫一刻钟,飞翔进来的一条银龙飞回二心身旁,对于着二心颔首。

“找到你了。”二心放下绿笛,随着这头银龙往橙园深处走去,前行途中,此外多少条银龙也飞翔而回,会集在一起。约莫走了半刻钟,并吞一颗橙树前。

只见这棵橙树的正前方端着一盏七尺琉璃青玉灯,灯台之下有一银制虾蟆,灯尾与众差距,是一轮圆形铜镜。

琉璃青玉灯的灯盏之上莹火摇晃,泛出青光幽幽,银制虾蟆口中吐出浓浓黑雾,铜镜内时而有华光星辰,时而有狂风骤雨,时而又是电闪雷鸣,与橙园内的雾锁雷雨阵交相照映。

二心并吞这琉璃青玉灯半丈之内,顿觉前方沙石飞滚,檀风猛烈,吹患上人睁不开眼睛。

“不知是哪家仙人的法器,真个有些强烈。”他说完之后,拿出绿笛演奏,身旁七条银龙穿透过檀风,纷纭飞向那树前的青玉灯。

七条银龙飞至青玉灯一尺以前,就被青玉灯前的黑雾所拦阻,无奈再进一步。

二心运起心法,用绿笛再次演奏起昆仑破阵曲,七条银龙俯首嘶吼,于地面集聚成一支银色小箭,以迅雷之势穿破黑雾,并吞这琉璃青玉灯前。

银色小箭快射灭灯火之时,青玉灯尾的铜镜从镜面之内闪出一雷电,扫到银箭的箭头,让银箭失了准头,射进了青玉灯旁的土壤之中。

“幽默,这法器居然有此灵性。”一箭不中反倒激发了二心的争胜之心。

他将绿笛放进袖中,伸出右掌,以灵力操作那支银蛇小箭。那支银箭重化为七条银龙,相互之间以龙头叼住龙尾,飞至青玉灯上空转起圈来,越转越快,组成一股小型龙卷风,终于把青玉灯的灯火吹灭。

这琉璃青玉灯的灯火一灭,那银制虾蟆就闭上嘴巴,再也不吐出黑雾,灯尾圆形铜镜内的日月星辰风雷雨电也都消逝患上九霄云外。只是橙园内仍是黑雾浓密,却是电闪雷鸣之声少了良多。

“好强烈的法器,后续居然仍有如斯威力。”二心掏出绿笛,以笛声牵引那七条银色小龙,于橙园内飞翔吞雾,过了约莫半个光阴,橙园内的黑雾终于被那七条银龙吸了个干清洁净,而那七条银龙身上的鳞片变患上黑蒙蒙一片。

随着二心笛声曲调的变更,那七条变黑了的银龙嘶吼着飞翔到白云之间,将身段里的黑雾往外吐去,在日光映射之下,黑雾消散于有形之间。七条银龙吐完黑雾,相互环抱瓜葛在一起,化做一场温婉暖以及的秋雨,洒落在橙园之内。

黑雾既去,橙园内的雷雨做作也就消逝患上九霄云外。

二心微笑望去,见这橙园之内株株橙树井然有序,满载而归,颗颗甜橙重大颇为,丰满多汁,不远处尚有两株百年参天银杏,扑朔迷离,枝繁叶茂,大风偏远吹来,青草,树叶以及甜橙的滋味异化在风中,使人惴惴不安。

他不禁颔首道:“简直是个不错的中间,怪不患上妖怪们要占为己有。”

“巨匠真是仙人下凡,幸好有您在,否则我都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再走进这橙园。”二心去世后传来老黄头谢谢的声音。

他转身一望,见两位老人走患上飞快,气喘嘘嘘并吞他身旁。老黄头握住他的手,背约弃义,白老头抚着他的肩膀,笑道:“太好了,这橙园重见天日,之后我那蟹酿橙的滋味就愈加隧道了。”

“两位老人家,使命还没停止呢。你们看”二心指着琉璃青玉灯前面的那棵橙树轻声道。

二老顺着二心的手指倾向望去,只见那棵橙树与橙园内的此外橙树大纷比方样。橙园内的此外橙树上都长满了累累如珠的甜橙。而这株青玉灯后的橙树,在浓密的绿叶之间,密匝的开着一朵朵橙花,花朵小小的,润润的,质感如玉,香如栀子,蕊如金丝,色如白雪。在树冠的中间,长着一朵如纸伞般巨细的花骨朵,颜色清白如玉,花瓣包着花芯,隐约有白光闪灼。

“老人家,您这橙园是早春时起的黑雾吧?”二心笑着问道。

“正是,正是。”老黄头颔首道:“巨匠真是未卜先知,我这橙园简直是早春时起的黑雾。”

“倒也不是我未卜先知。”二心指着那株长满花朵的橙树道:“你看那株橙树,还保存着早春的模样,长满白花。没想到这青玉灯居然能让光阴勾留,简直是个强烈的废物。那多少个占你橙园之人,就身处那朵巨花之内,就让我讯问他们,为甚么要占你橙园。”

二老一听,原本妖怪就立足于那白花之内,赶紧躲到二心去世后。

只见二心举起右手,捏个“行剑”诀,一道白光将那白花劈开,从白花内跃出三个小人。

二心以及二老子细一瞧。只见掉到地面上的三个幼童两男一女,全身泛着银光,触地即长,须弥间就长患上以及个别小孩艰深巨细。

这三个童子身穿青色道袍,头上盘着发髻,个个长患上朱唇皓齿,颇为可爱。其中两个较为清瘦的道童一起按着那个白白胖胖的童子,正在自动的脱他的裤衩,那白胖道童伸着莲藕般的双臂起劲拦阻,口中连呼救命,凌乱中三人模样极为狼狈,但也极为可爱。

三个道童正闹患上不可开交,没想到被二心从白花之中以道法逼了进去,那白胖道童落地时望见二心三人愣了一下,裤衩就被长患上最高的道童扯了去,上身只留下一条红色开裆裤,不患上不用双手护住自己的上身,气急败坏带着哭腔道:“偏激偏激,我又没说过不还钱,奈何样还扯人家裤衩,叫他人看到了多怕羞阿?”

“你这条裤衩是你师父为你特意定制的筋斗裤。”揪下裤衩的那个高个仙童做着鬼脸道:“奈何样也值多少个钱吧?”

“便是便是。”他身旁的女仙童用手顶着鼻子,同样做着鬼脸道:“玩雀儿牌,你输给咱们瀛洲程玉十块,东海神石十枚;赌牌九,你输给咱们智琼额黄二十枝,虚空缟袜八十条;铰剪石头布,你又输给咱们云霞实散二百斗,疗髓凝脂玉二十块;最后以及我掰能耐,你把自己裤衩都输了,这可不怪咱们。”

“莫跟他空论,咱们在这里玩了好一段光阴了,不知徒弟是否会洞府了,仍是快回洞府,否则被徒弟知道就省事了。”只见那高个仙童自袖间掏出一纸鸢,对于二心三人无人问津,走到琉璃青玉灯前,拍了拍银制虾蟆的后脑勺,高声道:“臭虾蟆,快喷水。”那银制虾蟆张开嘴巴,自口中喷出一股清泉,洒落在那纸鸢之上。

过了一会,那纸鸢居然活了以前,长出羽毛,俯首鸣叫,幻化成一只红色仙鹤。

那神色活现的仙童抱起琉璃青玉灯,拉上那女仙童,坐到那红色仙鹤背上,对于那白胖仙童摆手道:“咱们先走一步,你长患上胖,这仙鹤也载不了你,自己想措施回家吧。对于了,若你这次回家没被你徒弟打去世,之后咱们再进去玩,再见咯。”说完后拍了拍白鹤的尾巴,那白鹤俯首长啸一声,使劲拍了拍同党,一股流云自脚下升起,载着两位仙童往地面飞去,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二老看患上是默不做声,二心望着白鹤飞去的倾向,颔首笑道道:“不知是那个仙家的看门童子,委实圆滑患上。”

“年迈年迈,我知道他们是那个洞府的。”那位白胖的小仙童用手捂着红色开裆裤,肉腾腾地挪到二心身旁,陪笑道:“假如我见告你他们是哪一个洞府的看门童子,你能不能给我条裤衩穿,而后把我送回洞府阿?我徒弟估量也快回家了,假如我不实时赶回去,估量会被他老人家拳脚服侍的。”

二老见那白胖仙童猛然出如今身旁,也不知他是何方高尚,有些无畏,赶紧都躲到二心去世后。

二心笑着对于二老道:“无妨,他们不是甚么妖怪,理当是哪一个仙人洞府的座下童子。”

“年迈好见识,咱们接着聊,我若是把他们洞府见告您,您能不能送我回家阿。”那白胖仙童皮肉详尽,小脸浑圆,眼带黑圈,捂着裤裆带着憨态道:“不赶紧走我怕来不迭了。”

“他们二人已经走了,是哪一个洞府已经没关连了。却是你是那座洞府的,我倒想听听?”二心微笑道。

“年迈,你适才也望见了,那雾锁雷雨阵可不是我布的。”白胖仙童苦哈哈道:“总不至于叫我背锅吧。”

”你想哪里去了,我不知你姓名,也不知你来处,若何能送你回去。尚有,你总患上把裤子先穿上吧。”

“嘿嘿,说来忸怩,徒弟教我道法时我都在打瞌睡,以是不废物我甚么都变不了,您能不能顺路帮我变条裤衩进去。”

“哈哈哈,这有何难?”二心用手一甩,橙树上飘下多少十片橙叶,旋转着化成一条绿色裤衩,偏偏穿在那仙童裤头。

那白胖仙童拉了拉由橙叶制成的裤子,笑嘻嘻道:“这位仙友年迈简直强烈,这裤子不光名目美不雅,而且巨细适中,穿起来娴静极了。”

“你事实是哪一个洞府的仙童,如今可能见告不才了吧。”二心问道。

“我是魂洲白莲洞府清叶真人座下接风童子,法号半月,见过这位仙友。”白胖仙童清了清嗓子,俯身行礼道。

“半月?月半?”二心望着半月圆滔滔肉嘟嘟的身段,笑道:“你徒弟给你起这名字起患上极为安妥,洞悉先机,颇有些先见之明。”

“你想到哪里去了?”半月见着二心揶揄的目力,知道他在暗讽自己,吸了口吻,缩了缩肚子,烦恼道:“我徒弟说我生于八月十五,正是月光最为璀璨郁勃之时,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故给我取半月之名,令我不断小心,当于道法修炼至高峰造极时止步,省患上逾越高峰引来天怒之劫。”

“原本如斯。”二心颔首道:“那不知半月仙友是否有凭证嘱托,修炼时不越那雷池一步呢?”

“嘻嘻嘻。”半月捧着肚子笑道:“我那徒弟白替我操这个心,我修道打坐时始终都是三天打鱼两条晒网,就算徒弟在眼前授业也是当机立断,莫说道法练至高峰造极,就算是艰深道法,不废物我也使不进去,也哪来的天怒之劫。”

二心见这名为半月的小仙童为人坦忠实爱,心中起了却交之意,问道:“那你们为甚么会占了这黄老伯的橙园?”

半月挠头道:“这事说来忸怩,我的徒弟清叶真人与适才那两位道童的师尊交好,这些日子仙界首领昆仑天君有要事找咱们的徒弟商议,趁徒弟们不在,咱们三人就从洞府里偷溜进去,途经这橙园时,感应这橙园风物秀气,就躲在这橙园里玩两把。其后爆发何事,仙友全都见着了,不提也罢。”

“半月仙友坦荡。”二心拍了拍被黑雾染黑了的袍子,轻声对于半月道:“不外三位仙友布了这雾锁雷雨阵,在这橙园内玩了一月缺少,让这橙园之主黄老伯耽忧受怕了一月缺少,临走之际,于情于理,都理当亲自跟他道声不是吧。”

半月红着脸,并吞老黄头眼前,俯身拜下,不盛意思道:“给这位老丈添省事了。”

老黄头见半月行此大礼,恐慌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这位仙人客套了。若是真的喜爱我这橙园,之后要来,打声召唤就行,我随时在这橙园内恭候台端。”

“老丈客套。”半月行完礼,走到二心身旁道:“仙友年迈,不知您尊姓台甫?”

“我叫二心。”二心说完,从袖间抽出绿笛,放于掌中,默念口诀,绿笛嗖的一声飞至半空,幻化为一条青龙,嘶吼着飞回二心身旁。

半月望着二心身旁的青龙,挠头道:“二心仙友,不知您师从何人,举手投足间可能破那琉璃青玉灯祭出的雾锁雷雨阵,确定驰名师教育。”

“我有个一壁之缘的领路仙人,他已经给过我一本修道之书,不外他未曾经将名号见告我。”二心跃上绿笛酿成的青龙,伸手道:“上来吧,我这就带你回家。”

“多谢二心道友。”半月握住二心伸以前的右手,笑道:“咱们动身吧。”

两人的这次握手,对于百年后妖仙魔三界的格式影响甚远。

两百年后,半月真人已经是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大能,当他回顾起两人的这一次握手,仍是会可歌可泣,感慨不已经。而二心,早已经逾越那高峰之极,破了天怒之劫,飞升于三界之外,成为真正的仙人。

这,已经是后话。

(全文完)

三国粉丝网—三国,三国杀,三国志,三国演义,三国之,神话版三国,三国群英传,新三国演义,少年三国志,新三国,qq三国,三国战纪,三国战记,梦三国,三国演义作者,三国游戏,三国无双
107 0

评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