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文章 相册 用户 广场 搜索 我的社区
全部 三国志—陈寿 三国演义—罗贯中 三国志游戏 三国杀 三国游戏

易中天品三国短篇 | 秦桧说—为官之道易中天品三国

三国小迷妹
发表于 2021-03-01 19:07:24
图片来自收集

为官之道,若反面光同尘,短处均沾,惟有别具一格,欺世盗名。

朝堂之上,不永世的同伙,惟独永世的权柄。

日光之下,了无新事,古今无差距。(古乃祖龙称帝时,今指大宋南迁刻)

建炎元年十月,在我(秦桧)替徽宗写完乞怜奏折后不久(可阅拙作秦桧说),鉴于我在金国展现卓越,由刚强的强硬派逐渐转化成安定的投降派,我被完颜宗翰调派至完颜昌麾下,任金军的“照料军事”。

完颜昌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堂弟,作战凶猛,对于我大宋横蛮极感兴趣,常言金国朝堂之上,除了造出女真翰墨的完颜希尹(号称谷神)外,就数他最有文学造诣。

在与他的往来历程中,我发现他对于金国近年征战也是颇有微言。由于我是汉臣,他与我语言反而少了多少分忌惮。

有次金国四太子完颜宗弼(兀术)宴请众臣,酒足饭饱之后我与完颜昌一起回营。他骑在即将,满脸通红,问道:“老秦,我随太祖起兵于白山黑水间,为的只是有口饭吃。我原是卑劣之人,后随谷神念书认字,方知天下乃大,打仗了你们汉人的黄老之说,孔孟之学,才知学识之妙。但你们汉人,读了那末多书,奈何样就保不住自己的山河呢?你说,这念书要来何用?”

我听完沉吟片刻,逐渐地说道:“将军,秦某自小读了良多书,也算清晰些许道理学识,在大宋,有良多才高八斗之士,学识都比秦某更好。假使说念书就保能患上住山河,那末秦某今日就不会在这里以及将军语言了。至于说念书要来何用,时至今日,秦某自己着实也是懵糊涂懂。却是当日做教书学生时,秦某的学生问过秦某,昔时秦某的回覆是:齐家、治国、平天下。如今想来,倒也忸怩的很。”

“你们汉人念书是为了齐家、治国、平天下。那咱们女真人已经平了天下,这念书做作是用来齐家以及治国了。老秦,你学识不错吗?哈哈哈。”

“将军过奖。”我拱了拱手。

“唉,这近年征战,不知甚么时候是个头,人都用来平天下了,又若何齐家、治国阿?老秦,你说对于不同过错?”完颜昌说。

“这,秦某不敢妄语。”

“有甚么不敢说的,昔时随太祖起兵,为的便是有口饭吃,现如今锦衣玉食,金银玉帛数不胜数,还打个逑。真不知皇上是奈何样想的。你们汉人便是不爽快,连语言都不爽快。算了,不聊了,本王先走一步,驾。”完颜昌一骑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我心田冷清道,他日若这人在金国朝堂患上势,倒可一用。

高宗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奉金太宗完颜吴乞买之命,完颜昌(挞懒)率兵侵略南宋山阳府,我任金军随军“照料军事”,与完颜昌同行。

一日,完颜昌忙完军务,邀我至帐中饮酒,酒过三巡,他带着醉意问我:“老秦阿,风闻昏德公(徽宗至金国被贬为昏德公)前多少日做了一首《在北题壁》,意境颇为凄凉,你背来与我听听。”

“今夜东风撼破扉,冷落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顾三千里,目断天南无雁飞。将军,这便是在北题壁。”我忍住悲悼,红着眼说道。

“唉,我若是皇上,就把昏德公以及重昏侯(钦宗赵桓至金国被贬为重昏侯)放了,如今赵构未然称帝,留他二人在我大金有何熏染,不外他两人我是说不上话,却是老秦你,意下若何?”完颜昌意有所指的看着我。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良久,看出了他眼中的笑意以及深意,站起身来,拱手道“秦某谢过将军。”

“不用谢我,着实南人归南,北人归北,本就天经地义,这近年征战,劳夷易近伤财,本王年纪也大了,总是出征,也不是个措施,你说是否阿?”

我低着头,听清晰了完颜昌的意思,说道:“将军,秦某不胜酒力,后行告退。”

“老秦,你去吧。”完颜昌笑着说。

当日破晓,我帐外守营两名金兵都喝患上酩酊大醉迷恋,我取了匕首,无声中切断他俩咽喉,照料家族并吞了金营,途中妻子王氏问我:“完颜昌既然已经有放你走之意,何须又伤两条性命,万一他老羞成怒,派兵追击,如之若何奈何样。”

我冷冷的说:“真是妇人之见,那两人便是完颜昌留给我杀的,不杀那两人,我以及完颜昌各自回朝,都无奈交接。你要记住,南归宋代,比之在金国概况会愈加凶暴,他日有人问起咱们若何逃走,确定要咬去世,说我亲手杀了两名金兵。”

“我懂了。”妻子点了颔首。

我照料家族,取道水路,总算有惊无险,回到了行都临安(今杭州)。

回到大宋邦畿,如我所料,朝堂上招待我的是泛滥怀疑的目力。

宋高宗赵构曾经以及我有一壁之缘,昔时从金营用肃王将他换进去时相互之间可能说还曾经谈心过,但朝堂之上怀疑我能从兵营里逃走的大臣为数良多,一光阴他也定不下主张,只好叫我上朝自证清白,我欣然答应。

当日早朝,与我关连要好的右仆射范宗尹、枢密院李回均在朝堂之上启奏高宗,大赞我忠心可嘉,可为国效力,并明言举贤不避亲,保荐我任朝堂礼部尚书。

宰相吕颐浩争先举事,宣称我从金营逃走之事偏激蹊跷,如若只是我一人逃走,还说患上以前,现我照料家族,居然能毫发不伤安可是返,真正难以想象。

我牢靠说道:“当日金营庆功,所有人都喝的酩酊大醉迷恋,我趁夜黑杀了金兵,夺了小船从水路而走,水路无痕,金兵做作寻不患上我踪影。”

但朝中大臣此时被吕颐浩的语言说动,朝堂之上越来越多的大臣窃窃私议,纷纭展现对于我的怀疑。

高宗赵构坐在龙椅上,也是面色阴晴不定,欲罢不能。

范宗尹以及李回见众大臣与他们意见差距,高宗态度迷糊,一光阴倒也不敢替我再做仗马之言。

我低着头,猛然间开始脱起了衣服,朝堂上所有人都受惊的看着我,以为我疯了,吕颐浩更指着我大叫:“秦桧,你要意欲作甚,岂可在皇下眼前无礼。”

我脱完衣服,展现了全身的伤疤,跪了下来,看都不看吕颐浩一眼,望着高宗,用手指着胸前的伤疤对于高宗说:“皇上,会之能携家族至金营逃走,自己也如做梦艰深。诚如列位大臣所说,如今自己回顾,简直也有些难以想象,但会之在押脱当日杀了两个金兵,此事却也是确凿不移,如若众大臣不信,派人至金营刺探即可辨知真伪。却是这胸前伤疤,都是当日女真人侵略汴京,会之率一众太学生守城时被金兵所伤,着实想一想,会之也没甚么怨言,会之所教学生,大多已经在守城时舍身,会之能苟活至今日,未然算极其侥幸。吕小孩儿说会之是金兵派来的特工,会之简直无奈自辩,但这身上一条条守城时留下的伤疤尚有陪会之守城时舍身掉的一个个太学生可能替会之证实,会之对于大宋之忠心可对于日月。”

我歇了口吻,跪着转过身去,趴在地上,让高宗看到我背面被金兵鞭打过留下的鞭痕,高声说道:“皇上,当日完颜宗望欲立张邦昌为帝,建树伪楚,会之尚身在汴京,为使金人立赵氏后世为帝,会之率大臣写议状直闯金营,早已经将生去世置之度外。后与太上皇被掳南方,在途中会之为保太上皇以及先帝安危,光阴在其摆布,女真人横蛮,碰着难行之路,会用马鞭抽打我等大宋俘虏。太上皇年迈,行动利便,一再金兵要用马鞭抽打他时,会之就会用身段护住太上皇,这背面鞭痕便是如斯患上来。请示吕小孩儿,请示列位臣工,会之在守城时,你们在哪里,会之在呵护太上皇时,你们在哪里。皇上,如若您也以为会之是金国特工,此事好办,直接将我拉进来一刀砍了即可。但若从金营里逃进去的大臣都市被诸位大臣看成特工,那若何对于患上起当日去世去的那些守城之人,若何对于患上起尚在金营倍受金人折磨的太上皇以及诸多大臣,皇上,请赐会之一去世,以证会之清白。”

朝堂之上,众大臣欢声雷动,惟独我的哭声在大殿之上反映。其后逐渐的,逐渐的,众大臣的哭声也此起彼伏。

高宗从龙椅上走了下来,哭着帮我把衣服披好,说道:“爱卿忠心,可表日月,本官家尚为府邸蕃王时,就已经卑劣莫测。自今日起,朝中大臣禁绝再有一人非议此事,秦爱卿,你刚从金营逃走,先休憩多少日,朕之后还要多倚仗你。”

我匍匐痛哭,说道:“秦桧确定二心一意,去世而后已经。”

当日,我赴朝堂之时,早已经做好赴去世豫备。因我深知,我抉择讲以及之路,千秋万代之后,必留骂名。如若当日在朝堂上被杀,倒也可留个忠臣之名。

但运气抉择了让我活下来,抉择了让我成为千古忠臣,既然如斯,别无他言,我只能将眼中所不雅,心中所想都发挥进去。

隧道的人简略从一个极其走向另一个极其。

从纯良之臣酿成诡计之人,从主战到主以及,我心中居然毫无压力,既然是为了大宋,为了赵氏山河,战或者以及又有何相关,忠或者奸又有何差距,不外如斯。

过了数日,高宗赵构命我上朝,将在金国所不雅上奏朝廷,以定大宋对于金策略。

上朝之日,妻子王氏早起送我,惴惴不安的说:“你从前是主战派,还亲自守城,也不见患上你落个好。如今咱们既已经回到大宋,你若再主战,就算在朝堂之上一策不出,也可落个忠臣名声,何需要劝皇上讲以及呢?”

我望着发妻,看她头上的三千烦恼丝已经有多少根变白,抚抚了她的头,笑着说:“当日兵临城下,不战亡国在即,只能主战。今日大宋山河,二分之势已经成定局,空费北伐,只能劳夷易近伤财。这多少年,你随着我耐劳了。”

王氏怕羞的笑了笑,转偏激去:“破晓早点归来,有你喜爱吃的糖醋鱼。”

望着她的背影,我心田霍然爽朗。

不论之后我官场若何沉浮,名声若何不胜,惟独有她一人懂我惜我,我心便稳如磐石,胡作非为。

朝堂上,高宗在众大臣眼前,开承布公的问:“秦爱卿,你在金国待了四年,对于金国理当所知甚多,我大宋如今与金国之间,是战是以及,你有何对于策。”

我拱手道:“皇上,会之在金国之时,无时无刻不惦记我大宋他乡,恨不患上插翅南归,一再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夜深人静时,会之径自一人,总会思考我大宋尔后该何去何从?”

“爱卿快讲。”高宗在龙椅上焦虑的说。

我定下心神,侃侃而言:“皇上,若要天下无事,保我大宋山河牢靠,会之以为,只能‘南人归南,北人归北,以战养以及’,惟有如斯,我大宋方可长治久安。”

“南人归南,北人归北,以战养以及。”高宗边说边想,若有所思:“爱卿,是否能说患上清晰些?”

“皇上,我大宋当日建都开封,因开封城外一望无际,无险可据,以是朝廷要驻兵十多少万用以防守,导致劳夷易近伤财,朝廷开销重大,国库日益结子,连军饷以及军粮都无奈定时发放。现将行都定在杭州,俗话说苏杭熟,天下足。苏杭为鱼米之乡,经济发达,至少军粮就不用忌惮,我大宋当此之时,当遵照南方,图谋睁开,此为其一,南人归南。”

“不错,那其二呢?”高宗问道。

“其二,女真族这十多少年来将星辈出,是不可招供的事实。年长一辈有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完颜希尹、完颜娄室,完颜昌,术列速等人,年迈一辈完颜宗弼、完颜宗辅也是车载斗量的将才。反不雅我大宋,近多少年强人凋谢,老种将军在汴京病去世之后,有哪一人此时敢言能赢金国上述多少人。现如今我大宋要求自保,尚且难度很大,更莫说北伐了,退一万步说,纵然北伐乐成,镇守南方各州,以我大宋当初之军力、夷易近力以及财力,只能左支右绌,左支右绌。因此我大宋只能坐不雅女真人占有南方,调节生息,谋定而后动,此为其二,北人归北。”

“那以战养以及呢?”

“女真人长居南方,以狩猎为生,骑兵纵横天下,如若在南方平原作战,我大宋队伍可说毫无胜算。但南方湖泊泛滥,我大宋南方之兵长于水战,女真人远道而来,阵线拉长,粮草补给线不易呵护,且女真战士没打过水战,我大宋可能在南方广漠地域广种树木,让女真骑兵发挥不出威力,在南方扑灭其有生军力,以做与金国讲以及之筹码,此为以战养以及。”

“好,秦爱卿不愧国之重臣。只是当日在汴京,你彷佛是主战派,为甚么今日会主以及呢?”高宗怀疑地问。

“皇上,古语云,水无常形,兵无常势,主战或者主以及,看的是当时的模式。当日,女真人犯我汴京,我大宋避无可避,纵然因此身舍身,会之也只能主战;现如今我大宋移师江南,金人扶刘豫立伪齐政权建都于台甫府,南北之势已经成。我大宋现如今能做的便是遵照南方,励兵秣马,常备不懈,金军来犯时迎头痛击,击退金军后再与之讲以及,用大宋南方邦畿换回我大宋睁开的光阴。此临时彼临时,做作不可一律而论。皇上,主战北伐口号易喊,实心讲以及之事难办阿。”

“秦爱卿之才,本官家今日算见识了,至今日起,爱卿任我大宋礼部尚书,主导讲以及之事。”

“多谢官家。”

这一天,是我忠臣之路的开始。

破晓与发妻王氏吃鱼之时,我夹了块鱼肉放到她碗里,说道:“从今日起,你要跟我一起背骂名了。”

“良人,妾身是个妇道人家,不清晰甚么国家小事,只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良人为忠臣,妾身就当忠臣之妻,良人被骂忠臣,妾身就当忠臣之妇。就算一代风骚,惟独能以及良人一起,妾身就知足如意了,天下人的意见对于妾身来说,本就一文不值,从前如斯、如今如斯,未来也是如斯。”王氏说完,吃下了那块鱼,望着我笑了笑。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冲夫人这一句话,今夜就当浮一清晰,拿酒来,哈哈哈。”

我喝了口酒,说道:“有酒无诗,罪状哉,夫人,你随意念首诗,以助酒兴。”

“诗却是不,偶患上残句,相公可愿听。”

“是吗,那念来听听。”

“醉酒陪君三万场,”王氏饮了一口酒,面带桃花地望着我轻声念道“不诉离伤。”

好个醉酒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患上妻如斯,夫复何求!

绍兴元年仲春,我升任参知政事,辅助宰相范宗尹处置朝务。

仲春辛巳,我大宋代的金乌(太阳)泛起黑斑,朝中大臣讨论纷纭。

历朝历代,个别天象有变,即预示着君王或者宰辅行德有亏,若君王不下罪己诏或者大赦天下,宰辅每一每一就只能引咎去职。否则,不断不断的就颇有可能是人祸人祸。

是时,宰相范宗尹推选的台州守臣晁公为,江东通判魏滂、管领营田事件的李弼孺等人或者因贪污侵蚀被坐牢,或者因尸位素餐被罢免。

范宗尹自己深感不安,以辅政无所建树向高宗请辞,高宗不允,还鼓舞他要“实心国是,知耻后勇”。

范宗尹回府之后,左思右想,想在朝堂之上建议一场有所建树,又能空谷传声的行动。思前顾后,想起徽宗崇宁、大不雅年间朝廷滥赏,忠奸不分,导致朝纲侵蚀,破城灭国之祸。豫备上奏高宗,在朝堂上举行一场品评徽宗年间功过黑白的行动。

范宗尹将此想法见告我的时候,我望着这位刚过而立之年,人称“晚世最幼年宰相”的“同中书门下章事”,猛然间感应一阵可笑。

我大宋现偏安于江南一隅,苟延残喘。外有金国女真一族虎视眈眈;内有南方人以及南方人反面心腹隐患;朝堂之上,主战仍是讲僧人未定论,雄师若何布防,粮草马匹若何征调,将帅若何任命,苍生若何宽慰,国家之事不够为奇。

范宗尹作为当朝宰相,此时想的不是若何处置以及处置这些小事,想的居然是要论徽宗之时的功过。

这如意算盘打患上响阿。

徽宗是毁国灭家的昏君,行的做作是无道之举。昔时滥赏之时,你还年迈,做作毫发无伤,又可能掩罪藏恶,将当时无故受赏之臣打压一翻,罢免多少人,也算对于金黝黑斑之事有所交接。而且在贬低徽宗的同时又能特意建树高宗威信,拍拍高宗马屁。一举三患上,也真算患上上是“苦心孤诣”啦。

望着范宗尹侃侃而言的嘴脸,我不禁想起他的往事。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完颜宗望欲立张邦昌为帝,建树伪楚之时。我与范宗尹约定为保赵氏山河,兵分两路,分头行事。

我率众臣返回金营上议状,恳求完颜宗望立赵氏先酬谢帝。

范宗尹会同给事中路允迪南下,力推当时仍是康王的赵构称帝,以保赵氏血脉。对于高宗赵构来说,他有擎天保驾之功。高宗称帝后,他被任命为参知政事(副宰相),时年二十七岁。

高宗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完颜宗弼(金兀术)孤军深入,被韩世忠包围于黄天荡,时任宰相的吕颐浩居然上奏要求高宗御驾亲征,被御史中丞赵鼎上疏“掉臂君王社稷安危,为求坏话,陷君王于险祸之地,分心不良,实乃冒进之人”而下台。

范宗尹署理相位,预先天下响马横行,范宗尹上言复原唐代藩镇制度,委于四方将帅兵权,拱卫皇室。高宗拍案欢呼,被任命为宰相,时年三十岁。

这么一个履历欠缺,升迁速率如斯之快的国之栋粱,在当上宰相还不到一年,就被权柄蒙蔽了眼睛,在此国难当头之际,想的居然是若何化精血汗保住权柄,用的又是如斯优异不胜的措施。

权柄使人侵蚀真不是一句空论呀。

我想患上正着迷,范宗尹见我一眼不发的望着他,赶紧说道:“秦兄,您是否会反对于范某此举。”

我回过神来,连说“反对于反对于,范兄大才,此时国家初定,恰正是论功数过之机,也好为未来赏善劝善留个尺度。”

范宗尹一听,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即将要以及我联名上书,我情深心切的对于他说:“此事为范兄苦思所患上,会之不敢掠人之美。他日朝堂之上若有讨论,定当反对于,联名上书就不用了。”

范宗尹大喜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我心田想,朝堂上又到了换宰相的时候了,不知道有谁可能以及我争锋呢?

高宗赵构不是一个重大的天子,更不是用多少个马屁就能笼络的庸人。

昔时金人围攻汴京,赵构为解君父长兄之忧,自我先容,犯险入金营为人质,后被肃王换回。

靖康二年,汴国都破,当时仍是康王的赵构在华北招兵买马,轰轰烈烈,欲断金人之后路,导致金军不患上不仓皇之间,立张邦昌为帝,延迟撤军。

这是一个从血海里挣扎出一条生路的天子,岂能是如斯优异不胜的马屁能哄患了的人。

再者而言,徽宗对于人厚道,虽无奈分说臣子之忠奸,但看待臣子,不论忠奸,一律体贴有加。看待膝下子嗣,也是心疼不已经。

他尽管不是一个好天子,但却实着真实是一个老大盗,就算对于梁山水泊宋江这样的乱臣贼子,也是下诏能招抚就招抚,常言“梁山等人,也算官逼夷易近反,不外是要个名分,不要赶尽扑灭吗。”

对于这样一位身陷金国的老大盗入手,的简直确是偏激了。

我正想患上着迷,发妻王氏从屏风后走了进去,将手中的莲子羹放到桌上,舀了一勺,喂进我口中,说道:“这人避重就轻的光阴却是了患上,又能巴结圣上,怪不患上刚过而立就身居高位,老爷,你为甚么不与他一起上奏呢?”

我咬着口中的莲子,皱着眉头说:“好苦、好苦,夫人怕是忘了去莲子心。”

王氏见我模样,圆滑地笑了一下,即将又喂了一勺进我口中,说道:“分心不去莲子心,这才去火,看你终日笑颜可掬的,也不差这多少口莲子。”

我赶紧举手讨饶,连说:“够了够了,就这两口,甚么火都没了”。

王氏捂住嘴笑道:“投降啦。”

我点了颔首,使劲的咽下口中莲子,摆了摆手说:“投降,投降。有夫人以及这苦莲子羹在,比金人还无畏,哪敢不投降。”

“投降就好,对于了,你还没答我呢,奈何样反面范宗尹一起上奏。”

我趁王氏不留意,一把把她拽进怀里,亲了她一口,笑着说:“我若是真跟他一起上奏,到时候真的才会叫苦连天呢。”

“老爷,不要这样,等下被丫鬟望见多欠好。”王氏解脱了进去,惊惶地问:“我听不清晰你的意思。金乌(太阳)现黑斑,范宗尹本应负宰辅之责,现如今他欲论徽宗滥赏之功过,有形中就将天象之异移祸给徽宗,又可在朝论之时清扫异己,一石二鸟,何须之有呢?”

我敛去笑颜,目力幽幽地望着王氏说:“你还没说第三点,借贬徽宗之举黝黑贬低现今圣上,一箭三雕,真的是其乐滋滋。”

王氏见我神色变了,忐忑地问:“你别这样看着我,感应好瘆人,岂非不是如斯吗?”

“夫人,说句不好听的,你别见责。连你这妇道人家都想患上到这一箭三雕,现今圣上是何等人物,他又岂能想欠亨这其中怪异。范宗尹幼年潦倒,为人处世皆凭自己态度,不为他人思考,欠亨人之常情,自做智慧,不知圣意,分别职不远矣。而且,惟恐一生不能再受紧张了。”我摇了颔首说道。

“老爷,你说患上太夸诞了吧。我奈何样就不感应呢?”王氏嘟着小嘴,不欢喜的坐到我怀里,说道:“你说出道理,否则今晚就罚你把整碗莲子羹吃完。”

我摇颔首,苦笑着说:“好说,好说,惟独不喝这莲子羹,我甚么都允许你。唉,这徽宗是现今圣上的亲爹,今时今日还在金营里耐劳。就算是艰深苍生人家,父亲立功,儿子为了孝道还要替其顶罪呢。哪有君父谢世,做儿子的为了自己名声在朝堂上讨论君父差迟的,于人伦反面。我大宋代以孝道立国,昔时太祖天子本不欲将皇位传于其弟太宗,然太祖母亲坚持皇位只能传弟,太祖若何英明神武之人,也只能无奈接受。范宗尹此举,概况上贬低徽宗贬低圣上,实际上陷圣上于不忠不孝之地,着实蠢笨。此为其一”

王氏歪着头想了想,问道:“尚有呢?”

“金乌(太阳)泛起黑斑已经是事实,无奈修正。皇上以及宰辅必需有一人担当。若现今圣上是从太上皇手中接过皇位,那下道罪己诏也就了事了。但现今圣上皇位乃靖康之耻后在臣子劝进下自主而患上,说句杀头的话,可能说患上位不正。以是圣上不敢下罪己诏,那天象颇为之过只能由宰相担当,范宗尹居然想不清晰这个道理,若何能再作为宰辅辅助皇上,此为其二。”

“老爷,你这话就不同过错了,那范宗尹不是向皇上请辞了吗?这皇上不是不拥护吗?”

“夫人哪,你跟范宗尹同样,糊涂阿。金乌(太阳)刚现黑斑,朝中就有御史上奏范宗尹推选之人贪污侵蚀,皇上随纵然把范宗尹推选之人坐牢的坐牢,罢免的罢免,其满意思,未然再清晰不外了。范宗尹请辞,实乃无奈之举,宰相本便是替皇上调以及朝堂阴阳之人,用人不妥,导致天出异象,去职本就咎由自取。皇上不允,原本便是做个姿态,让朝中大臣以为皇上惨绝人寰,致使有帮范宗尹扛锅的意思。众臣做作更铁心踏地为皇上处事。皇上跟范宗尹说的‘实心处事,知耻后勇’这八字,范宗尹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阿。”

“这八字有甚么特殊意思吗?”

“这八字是让范宗尹再次请辞的意思,而且圣上让范宗尹耽忧,惟独他实心为国处事,做作有‘知耻后勇’再当宰相之日,此为其三。范宗尹不明圣意,居然想把‘天象颇为’这口黑锅扣到徽宗头上,而且让圣上这个亲儿子去扣,圣上真的这么做了,朝堂臣工做何感应,一个为了贬低自己名声居然可能陷君父于不义的圣上,让人感应只能是心寒。范宗尹此举,徽宗受名声之累,圣上被朝堂臣工心寒,惟有他一人独收渔翁之利,天下间哪有这么重价的生意。现今圣上是神思详尽之人,想清晰后,做作不会再用范宗尹为宰相了。”

“这也未必吧,昔时不也是范宗尹劝现今圣上自主帝位,奈何样说也有擎天保驾之功吧。”王氏瘪着个小嘴抗议道。

我望着她,再次收起笑颜,说道:“这也是第四点,范宗尹年迈气盛,自恃操劳功高,不清晰‘与往艰深人处,共贫贱易,共磨难难,与天子处,共磨难易,共贫贱难’这个道理。唐代郭子仪,以一人之力护住李家山河,到最后囊空如洗也只能保个善終。范宗尹要谢谢太祖阿,我大宋立朝不杀士医生,否则,以他对于圣上如斯神思,被砍头也是早晚的事。”

“太无畏了,老爷,这官咱们不妥了,辞个官也这么多花花肠子,怪不患上你终日笑颜可掬。”王氏拍着胸脯说。

我望着她如花似玉般的面容,笑着说:“你相公本便是九去世余生之人,没甚么好怕的。这次范宗尹自作孽不可活,也怪不患上我。他被罢免宰相之位后,我便是最尤物选,为了大宋,为了我讲以及之策在朝堂上能真正实施,我确定要捉住这次机缘。”

“相公,昔时你官拜礼部尚书之时,范宗尹可是替你说了坏话,你如今站在他统一面,会不会让人说你背约弃义,攻其不备阿。”

“夫人阿,说我背约弃义的人越多越好,这更能让圣上知道我的苦心孤诣,为了呵护他的威信不惜自背骂名,与同伙割裂。哪一个天子不喜爱伶丁伶丁的忠良宰相阿。”

“行行行,我说不外你,你要自己留意,夜黑了,休憩吧。”

我拦腰抱起王氏,说道:“夫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哪,咱们休憩去了。”

(全文完)

三国粉丝网—三国,三国杀,三国志,三国演义,三国之,神话版三国,三国群英传,新三国演义,少年三国志,新三国,qq三国,三国战纪,三国战记,梦三国,三国演义作者,三国游戏,三国无双
179 0

评论
意见反馈